行业新闻

分类
当前位置:南京上门服务 > 行业新闻 >

你平静的声音用分手来割断这已经是表面上的亲密

时光把一人或两人当作主角剪成一段段故事,由故事里的人和物去演绎。陌生、熟悉、通心、陌生……如此重复。
 
没有恋人的以前是无可恋,现在分开后更无所恋。当有人问起关于你和我的恋爱。而我却沉默了。我不知道如何说起你。
 
如果还是那个和我经常牵着手逛街;在黑夜中走操场谈笑;一起吃饭一起看书的;在电话中说着情话说关心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在沉默中用无言来回答。
 
看似一场平淡却让两人自知其中苦涩味的和平分手。我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又是电话中,和往昔不一样,不是热情。你平静的声音,用分手来割断这已经是表面上的亲密。
 
我也平静着,但两人此刻却决不会是开心的,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感受,凭空地增添多了一分愁。至于原因,我说不出对错。
 
也许是我的原因,我太过于安静了,使得你也安静;有或许是,你和我经过了热恋之后终究成了墨迹的画痕而不再鲜艳。总之,我们似乎互相厌倦了对方。
 
在分手后,我跑了几圈,尽力地在操场上冲击,任由汗水淋漓尽致,洗刷我的烦。一天里尽是愁怅!即使我那时对你已没有了开始时的爱恋。但爱过的那一幕幕,却总不会是虚的。而我也并非不再爱你,只是被你我压抑的一天天所掩埋罢了。
 
至于你,分手中,虽然你好似平静地说出分手这两个字,谁又知道你不是在颤抖?这毕竟是我们两年多的初恋,两年里的相依相偎。如今,初恋没了,你可好?
 
初恋是难忘的,初恋的那长长对望的眼睛里,我看着你的坚强、你的温雅,一步步陷了进去。
 
课堂你是认真的,课后你也是认真的,你端正地坐在教室,如梅花无论何时,都那样傲然独立。
 
你蹦蹦跳跳,活似一只爱玩的精灵,在街上在我耳边欢声笑语……
 
不知何时,已是爱!爱是不知道。
 
不爱是莫名的,爱也是莫名的。时间一旦久了,美好的事美好的人,就会重新涌出,像制止不了的快乐时的笑声。
 
从再次接触到一张你的照片起,我的心里百感交集,重重叠叠出你的身影。
 
你喜欢的那件蓝衣裙,不知道你还会喜欢不喜欢。
 
我知道你喜欢吃的食物,我知道你所喜欢听的歌曲……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喜欢。
 
我只希望你依然和从前那样,不因为什么而放弃什么。如此一来,不改变你的所喜,依然如前地不被我带来的记忆打乱。然而,其实我更愿意打乱:用我曾经的甜言蜜语。
 
为了静心,为了养意,为了把你的身影删除,我从此读上了佛经。
 
佛不是念色即是空吗?佛经却化作从前,用从前说你我、说罪过。空亦是色!
 
我曾信佛,我不是因为佛能为我做什么而信佛;我曾信佛,我又不是因为信佛而信佛。佛渡有缘人,有缘千里再相会。我因此而信佛,就因为那个虚无飘渺的缘字。
 
我不信佛,佛太过摇远了。它在无处可寻的灵山,西方极乐世界里。我不知道那时我有没有灵魂。佛都已经不可信了。我从未见过佛。如何再去寻找佛,那和你有缘的佛。
 
我借那佛,就只因为你。我为你信佛,也为你不信佛。
 
我期待与你再续前缘,在同一条逛过的街上或者看过的书中……
 
不知你是否还记住这段恋情?
 
不知你是否已全部忘记?
 
我希望是。前者是我们的美好相处的日子,后者是你我压抑、分手的日子。
 
无论再次的相聚将会成为怎样的关系,笑容留着。
 
无论你选择什么,选择哪个,笑意浮现。
 
从此,相见则不尴尬;从此,相恋则更相爱;从此,你我黑发终白发……
 
你我的初恋结束了,也开始了……

上一篇:可是她还是喜欢用笔记录下那些零零碎碎的点滴

下一篇:温润的唇语解开岁月的面纱你在红尘客栈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