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分类
当前位置:南京上门服务 > 行业新闻 >

她紧紧咬住嘴唇一直咬到流血也没有让眼泪滚落在我面前

高二那年我很嚣张,第一我学习好,第二我写的一手漂亮的好文章,第三我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在学校的威望仅次于校长和班主任。同学们众星捧月一般地围在我身边,许多人以认识我以及能和我说几句话为荣。高二下学期,我的名声达到了顶峰:我的一篇散文在省级报刊上发表了。这是我们这个县城一中建校以来包括老师在内第一次在省级报刊发表作品。我成了所有老师的骄傲和所有同学的偶像。
 
许多女孩子偷偷地塞情书给我,我往往看都不看就撕个粉碎。我的志向很远大,才不会看上这些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丫头们,尽管我也生长在农村。我的目标是考上大学到大城市去寻找自己向往中的生活和爱情。当然我还是给女孩子们留了情面的,情书都在背着人时撕掉的,因为这些女孩子再怎么说也是女生中比较漂亮的。
 
我没有想到文小米也会写情书给我。放学时我发现课本中有一封信,想也未想就想把信丢掉,却看见信封的右下角有几个小小的害羞的小字。仔细一看,才看清是文小米的名字。怪了,我第一次收到直接把自己名字写在信封上的信,好奇心让我打开了信。信的内容平淡无奇,无非是敬佩我的才华羡慕我的成绩,很想很想和我交个朋友。我并不知道谁是文小米,以为又是哪个班的班花,就随口问同桌夏鸣:“你认识文小米吗?”
 
夏鸣的笑很古怪很不以为然:“不会吧,你向我打听文小米?文小米是二班最丑的女生,头发黄黄个子矮矮,整个一个豆芽菜。怎么啦,你不会告诉我说你看上她了吧?”什么,我觉得这简直是自己的奇耻大辱,文小米,你难道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就凭你也配写信给我。一种被污辱的感觉让我感到愤怒,我向本班女生借了一面小镜子,然后又喊了七八名本班男生,让他们和我一起去找文小米。
 
文小米的班级就离我们班级不远,我们赶到时还有许多人在伏案学习,班级里的人并没有因为放学而减少多少。我站在门口大喊:“谁是文小米,请出来一下!”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我才不怕呢,甚至还有些得意洋洋地和同班男生挤眉弄眼。一个女生怯怯地从座位站起,她甚至还不如夏鸣说的好看呢:皱巴巴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黄黄的肤色,瘦弱的身材,众目睽睽之下,我认为文小米这副样子对我就是一种嘲笑和愚弄,她,有什么资格写信给我还要和我交朋友?
 
我决定好好地让文小米出一下丑,也让她知道被羞辱的滋味。我举起信,声音大到足以让所有的人听见:“文小米,这是你写给我的信?我看过了,写得不错。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出乎我的意外,文小米虽然低着头,但她的声音很镇静很平稳:“我就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欣赏你,如果能成为你的朋友,我会觉得很荣幸!”身后的几个男生笑了起来,我听了出来,是一种不屑的和嘲讽的笑。我也笑了一笑,然后把一面小镜子递给文小米,说:“你是不是穷得买不起镜子,那好,我送给你一面,好好照照自己是丑小鸭还是白天鹅,然后再想一想你有没有资格做我的朋友。”说完,我当着文小米和所有人的面将她的信撕得粉碎,一扬手,碎纸片像下雪一样纷纷落在文小米的头上和身上。
 
文小米的脸色白得像纸一样,眼眶中溢满了眼泪,但她紧紧咬住嘴唇一直咬到流血也没有让眼泪滚落在我面前。文小米一双眼睛充满仇恨地看着我,我感觉到她眼中的愤怒像火一样在熊熊燃烧。我终于胆怯了,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最后还是文小米一字一句地说出一句话:“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说完,她推开我推开所有的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愣了一小会儿,然后和所有的人一起说说笑笑地走了。尽管当时我有那么一点点地感到了自己的过分,但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的我怎么会在意如文小米一样既不出众又无任何特长的一个无名小卒的愤怒和悲伤,包括文小米同班的同学只是一言不发地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甚至还有一些人站在我这边对文小米的下场幸灾乐祸。没有人认为我是错误的,这样的观点使我在几天后得知文小米转到了一所乡镇中学后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一丝愧疚,我不知道我的伤害是一把多少锋利的刀又是如何一刀见血地将文小米刺得痛入骨髓伤得刻骨铭心。
 
几年过去了,我几乎忘记了文小米。大二时,我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我爱上了文小米,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改名为文粟。我是校文学社社长,又刚出版了自己的个人诗集,正是名满校园春风得意之时,此时的情景几乎和当年高二时的情况一般无二。但这里是大学校园,人才济济,我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的可以骄傲自豪之处,尤其在文粟面前。文粟是校舞蹈队的领舞,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使她高傲得像个公主。我爱她爱得发狂,现在的文粟和当年的文小米简直判若两人,我很惊讶时间的魔术师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发生如此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虽然我也犹豫过,因为当年我曾经伤害过文小米,但我想现在不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会抹平一切的伤痕,更何况现在我要尽我所能宠她并给她所有信心。我给她写情书,几乎每天一封;我给她送玫瑰花,几乎每周一朵;我站在她的楼下大声说我爱你,文粟!让所有的人都听见并知道我的爱。然而我的所有努力并没有起到多少效果,文粟对我依然冷若冰霜,见到我只是一言不发地擦肩而过。

上一篇:四季的轮轴在时光的推动下划过平淡如水的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